心理故事
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心理故事 > 正文

原创 | 我好后悔九岁的那个冬天......

admin 2021-01-18 934 0

点击↑关注 “江西睿德心理咨询中心



“我好后悔九岁的那个冬天,没有鼓起勇气去跳楼,这样他们就不会离婚了。”



空气中弥漫着压抑的气息,我不想再被承重的枷锁桎梏,这次请让我心安理得的逃。。。。。。


我渴望幸福的家庭,爱我的父母。

 

为什么别的孩子都有幸福的家庭,我却是大家的累赘。

 

我总觉得不配拥有幸福,一家三口的幸福只存在于梦里、记忆里。左手牵着爸爸的手,右手拉着妈妈的手,荡着秋千去十字路口的水果店买好吃的。应有尽有,甜美,新鲜。

 

 


01



 

 

“放手啊,放手啊,不要再拉妈妈了!”我站在狭窄的楼道间,目睹爸爸拉拽着妈妈的头发把她从楼梯台阶上一层一层地拖下来。无论我多么声嘶力竭的吼叫,他们都听不见我,看不见我,他们依旧无动于衷,依旧在我面前上演恐怖片。血腥的,暴力的,我的皮肤像被蚂蚁蚕食,慢慢地被吃掉。

 

脑袋要爆炸,这个世界上两个我最亲的人,为什么要暴力相向,为什么要恶语相逼。

 

我看到母亲痛苦的表情,扭曲的五官,惨叫:“XXX,你个王八蛋,放开我!你去死吧。”

 

我心里默念,“爸爸,求求你放过妈妈,你们快点离婚吧,你们再不离婚我就崩溃了。”

 

在外婆家吃饭的时候,她说:“真真,你要争点气。你看去年,隔壁明明的爸妈闹离婚,他胆子大爬到阳台边的围墙说‘你们再说离婚,我就从这里跳下去。’后来,明明的爸妈就没离婚了。你看他多厉害,多有胆。”

 

可是,我胆子小不敢爬到阳台边,会摔死的。也不想爬,因为我时时刻刻想的是让他们赶紧别吵了,快点离婚啊。

 

我觉得我是恶的,懦弱的,心中事情不知道能向谁诉说。头顶的乌云承载了过多的重量,将落未落之际,让我窒息。我在心中呐喊:“老天啊,你快点下雨吧,天要塌就快点,不周山要倒就随它的心意啊,不要再继续折磨我了。”

 

我不敢告诉别人我真想让他们快点离婚,我需要安静,最好让他们统统消失。只要给我钱,就好了,没有爸爸妈妈我也可以很好。

 

脑袋里装着这些,终日里,郁郁寡欢,胸口沉闷。

 

 




02


 


记忆里模糊的一天,妈妈没有跟我告别就辞去公职去深圳打工,我日日期盼家里的老式拨号电话能传来妈妈的声音。妈妈,我不会再吵着你给我零花钱了,你可不可以打个电话跟我说:“真真,我爱你,妈妈好想你。”

 

我想听你的声音,一年一次也好,或者三年一次也行,可以吗?不要抛弃我,我一个人在这世界上真的好孤单。

 

爸妈离婚后,法院把我判给了爸爸,可是原来的家多了个陌生的女人,他们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个婴儿。

 

每当我表现出对女人的恶意,说出心里想了一万遍的脏话:“臭三八,死婊子”。爸爸知道了就会解下腰间的皮带狠狠地抽我,我的手臂,我的后背,我的屁股,我的大腿爬满了红色的血印。

 

我不服气,你以前从来都没有打过我。每天我都是乖乖地写作业,不会做的,你回来的晚,我就会找隔壁大姐姐问问题以及帮忙试卷签字。每次你领我去别人家拜年,大家都会夸我懂事有礼貌,你会露出满意的微笑,谦逊的说“也还可以吧”。

 

在学校从来都没有因为调皮捣蛋或者成绩不好,被老师请家长。

 

下雨天我会记得自己带雨伞、雨靴去学校,袜子湿了我就拿个塑料袋套在脚上,再不行就多垫几张卫生纸。

 

我会淘米、抓米虫、挑石子,用电饭煲煮饭,会帮你去门口小商店买烟和啤酒,还会帮你洗夏天的衣服。

 

虽然动作跟慢,但是态度很好,即使花了很多时间,但我总能完成。

 

我从不撒娇,即使碰到我很喜欢的彩虹胶鞋,你说我们家穷,我就没有再提了。

 

我这么乖,这么听话,从不惹事,事事听从你的安排。

 

可是为什么,妈妈一走,你就跟别的女人和宝宝住一起,还要让我叫她妈妈。

 

我怎么叫得出口,她做饭从来不炒我爱吃的酸辣土豆丝,她悄悄地偷了妈妈织给我的毛衣。

 

那是我在寒冷冬季里保命的东西,没有了毛衣的防护,轻薄的棉袄根本无法抵御妖风的攻击。

 

自从爸妈离婚后,学校还在那里,老师们还在那里,同学们还在那里,我从前住的房子也在那里,就是这个家的人,少了,多了,然后我也变成多了的那个人。

 

关于他们离婚的事情,我不知道要跟谁说,开始没有勇气说,因为怕同学会因为这个看不起我。

 

后面发现,我不说,没有人知道,他们都还以为我有幸福的家呢。

 

像是好事,可是藏着这天大的秘密真的辛苦。

 

为了掩盖爸妈离婚的事实。

 

跟同学说话的时候要格外注意,不能光说我爸我爸,还要多有意识的说我妈我妈…

 

当我用语言巧妙地掩盖我没有妈妈的这个事实,把爸爸做的一些事情也给“想象中的妈妈”冠个名,以掩盖我没有妈妈的这个现实。


凭一己之力,虚构一个假的事实,一个假的家庭,一个假的妈妈。从此,我不再做诚实的小孩,开始用谎言维系自己的美梦。

 

我知道这是假的,可是我依旧撒谎,藏起悲伤的表情,依旧带着面具露出幸福的笑容。

 

看似开心,其实我时常不安。“开心”是什么,肯定与我无关,因为我没有家,现在的“开心”都是我撒谎得来的。一旦谎言被戳破,连这个“开心”都会离我而去。

曾经的我就像是在高空中自由翱翔的小鸟,现在的我就像被拔去羽翼,明明再也不能飞,却还站在地上给众人表演飞翔的喜悦。

 

彼时的我像一个纸人,一点就破,一捏就裂开了。成了一个虚构的存在,藏匿于心中的痛苦不知道要以什么方式表现。我想要表达内心的痛苦,可是我不知道该向谁,该如何诉说。





03




带着天大秘密生活的我,觉得朋友的关心都是偷来的。

 

我每天临睡前都会逼自己鼓起勇气,去做一些坏事,一些勇敢的事,但是早晨醒来一睁眼又开始退缩了。

 

爸爸每月只有2000元的微薄工资,扣去学费、吃饭、生活用品的钱所剩无几。那时,我有个内蒙古的笔友,爸爸为了省钱带我在他的办公室偷拿明信片给我。


我看着他趁没人在的时候,打开抽屉,悄悄拿出一沓印了邮票的明信片给我。只见他手里挥舞着一沓明信片兴奋地告诉我:“好看吧,我悄悄拿的。”

 

见到这么多明信片,我真想开心地大笑,可是羞死人了。怀里揣着宝贝,飞奔回家,一张张仔细端详。手感细腻,设计精美,这些明信片上的邮票跟我在邮局买的不一样。图案有很多,有香港回归的,水浒传的,长江三峡的,还有各种花卉。。。。。。

 

我从中挑选了一张印有紫红色牡丹的明信片给内蒙的笔友写信:“亲爱的XX,展信QQ糖,甜到太平洋,朋友就像夜空里的星星和月亮,彼此光照,彼此鼓励,愿我们的友谊天长地久。”


我日日等他的回信,两个月后终于收到他的回信:“亲爱的真真,展信happy,我愿跟你做长长久久的好朋友,你的明信片真好看,下次还可以寄给我吗?”

 

XX我可以寄给你,抽屉里还有很多精美的明信片,我愿日日写夜夜写,天天给你寄好看的明信片。可是没几天,就会写完了,我没有更多的精美明信片给你。

 

如果我没有更多的明信片给你,你是不是就不要我这个朋友了。我很担心,害怕失去你这个朋友。

 

我不敢跟你说,这些明信片用完了就没有了。

 

你是让我再去偷吗?我要去哪里偷?我偷不到,这是爸爸单位今年的限量明信片。偷不到,我该如何维系我们之间的友谊。


难道要我开口跟你坦白:“这些明信片是我偷的,而且都被我偷完了,没有更多的寄给你了!”

 

这一刻,我没有了收信的快乐,真想把剩下的明信片全部扔到垃圾桶里,这样我就不用再想明信片这件烦人的事情了。


冲冲赶回家,拿出那沓明信片连同新收到的一起用黑色塑料袋包好,扔到马路尽头的焚烧厂,眼看着它们被淹没、慢慢地从我眼前消失,方才罢休。

 

就这样,明信片连同我的友谊一起被毁灭,心有不甘,但是随之而来的是更大的快感。

 

我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,再也不用偷来的明信片,再也不要偷来的友谊。我不想再继续小心翼翼的守护,本不该属于我的东西。

 

到了学校,我咬牙强迫自己,把自己放在失去朋友的恐惧中,小心翼翼地告诉同桌:“你知道吗?我爸妈在我上小学的时候就离婚了。后面我一直跟外婆一起生活,所以我跟外婆最亲了。她可好,可能干了。七十多岁,口算甩我好几条街。”

 

说完后,我长舒一口气,不做声,不敢直视她的眼神,做好失去这个朋友的准备。

 

又过了好久,她终于看着我说:“真真,你不说我都没看出来你爸妈离婚了。还有,你外婆也太厉害了,啥时候请我去你外婆家玩!”

 

 

我不解,内心充满狐疑…

 

 

为什么朋友没有嫌弃我?


为什么她知道我爸妈结婚了,还愿意跟我这个没人要的野孩子做朋友?


为什么我鼓起勇气说出在心中藏了十年的秘密,结果没有更可怕,反而更轻松了?

 


我苦思冥想良久,什么是答案。

 

我看到的是,一件事给我造成的打击,没有事实上的严重。

 

有时候事情的后果并没有我想象中的可怕,我脑海里对未知事情的恐惧往往比现实更可怕。

 

越是当我害怕的时候,就越要迎难而上,抱着破罐子破摔或者全力以赴的心情去做。

 

结果就是,还可以,原来结果比我想象的好多了,往往都是。

 

越是回避某个事情,就会对这个事情越敏感,越不能碰。于是就产生了回避—过敏—回避的恶性循环。恐惧,就是这样发生的。


当我开始尝试把自己暴露在痛苦的真实情境中,通过暴露来治愈自己。

 

会发现“痛苦”,当我不再遮遮掩掩、费尽心思隐藏它的时候,当我能说出口的时候,它就会变得没有那么恐惧和敏感了。

 

何以为家,为何我在家里受的伤,却不能在家中得到治愈。

 

朋友告诉我,家不是看病的地方,医院才是。

 

家不是修复心灵创伤的地方。

 

我需要一个人,一个树洞,向他吐露憋屈多年的心事,说给懂的人听,来缓解自己的焦虑。

 

太久了,我总以为好了的伤口,却像风湿发作一样在雨天隐隐作痛。让我想忘也忘不掉,总能在某个不经意的时刻记起。

 

多年后,我终于找到一个人,让我有勇气说出心中的痛苦,让我被不断地看见,被听到,被温暖。借助力量,摆脱心里的困境。

 

 清风徐来,风铃的碰撞,发出一阵阵清脆幽怨的声音,是不是它也懂我的心碎和寂寞。

 

 

 


相关推荐

  • 孩子情绪失控怎么办?

    孩子情绪失控怎么办?

    点击↑关注“江西睿德心理”问:孩子情绪失控怎么办?答:①情绪失控,是因为需求未被满足;②允许积极或消极情绪的表达;③看见孩子的情绪,例如说“你很难过”、“老是被批评,你很不开心”等。人有七情六欲,无论是积极情绪还是消极情绪都是人所应该具有...

    2022-06-29 14 0

  • 暴脾气小孩怎么办?教养执拗、易怒孩子的新方法

    暴脾气小孩怎么办?教养执拗、易怒孩子的新方法

    点击↑关注“江西睿德心理”书单推荐罗斯·格林博士是哈佛医学院杰出的儿童心理学家,并曾在麻省总医院儿科任项目负责人,有丰富的儿童心理治疗经验。《暴脾气小孩》是罗斯·格林博士的代表作,问世后立即引起轰动,名嘴奥普拉也邀请格林博士登上《奥普拉脱...

    2022-06-29 13 0

  • 《青春变形记》讲出无数孩子的成长烦恼,父母未必敢看

    《青春变形记》讲出无数孩子的成长烦恼,父母未必敢看

    01压抑的情感,堵住亲子关系的流动《青春变形记》(TurningRed)表面上是一个关于青春期叛逆和成长的故事,但其实故事的主角不仅仅是正好进入青春期的小美,还有她的母亲和她母系的家庭成员。小美的家庭,是我们在咨询室里常见的一类家庭:母亲...

    2022-06-29 12 0

  • “我的父亲是人类的败种” 马斯克隐秘的角落

    “我的父亲是人类的败种” 马斯克隐秘的角落

    点击↑关注“江西睿德心理咨询中心”我们在很早就注意到,这个当世最大的天才马斯克不为人知的另一面。记得之前每次看他的采访,对方问他在殖民火星和清洁能源的伟大愿景背后的心路时,总会觉察他的内敛和害羞。 ▲ 2015年马斯克...

    2022-06-20 92 0

  • 青春期(10-18岁)父母互助小组招募

    青春期(10-18岁)父母互助小组招募

    点击↑关注“江西睿德心理咨询中心”辛辛苦苦养育孩子十多年,到青春期只有约5%的父母能真正成功闯关,和孩子始终保持良好的亲子关系。很多有青春期孩子的父母们曾困惑地问我:“为什么孩子像行走的炸弹一触即爆?为什么我的孩子总是喜欢赖床?为什么孩子...

    2022-06-15 53 0

  • 16-18岁的孩子,你在想什么?

    16-18岁的孩子,你在想什么?

    点击↑关注“江西睿德心理咨询中心”一迷思我是谁?我有吸引力吗?我学习不如别人,他们会不会笑话我?是不是我和其他人都不同,有他们无法理解的问题和困惑?他们虽然看起来和我一样会焦虑,可是我的感受肯定和别人是不同的,没有人可以真的理解我……我招...

    2022-06-15 55 0